中新網北京10月9日電 題:盤點習近平外交理念:以“中國智慧”處理國際關係
  記者 馬學玲
  從去年暖春,到眼下金秋,一年半的時間里,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先後10次邁出國門,對近30個國家和地區展開訪問。中國外交頻頻落子世界的同時,習近平提出的諸多外交理念亦受到關註。
  從“亞洲新安全觀”到“核安全觀”,從“中國版文明觀”到“正確義利觀”,從“真、實、親、誠”的對非主張,到“親、誠、惠、容”的周邊外交理念,再到“不衝突、不對抗,相互尊重,合作共贏”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……中國發聲,世界傾聽。
  分析指,習近平主張的這些中國觀點,旨在以“中國智慧”處理當代國際關係,以“中國方案”破解全球治理難題,料將對促進人類文明和諧、推動世界和平發展產生深遠影響。
  從“亞洲新安全觀”到“核安全觀”
  
  突顯極富前瞻性和建設性的議程設置能力
  “要跟上時代前進步伐,就不能身體已進入21世紀,而腦袋還停留在冷戰思維、零和博弈的舊時代。”為此,習近平今年5月在上海舉行的亞信峰會上提出中國主張的亞洲新安全觀。
  他說,“應該積極倡導共同、綜合、合作、可持續的亞洲安全觀,創新安全理念,搭建地區安全和合作新架構,努力走出一條共建、共享、共贏的亞洲安全之路。”
  “不同於西方冷戰時期的舊安全觀,也不同於美國‘重返亞太’的著眼,這種安全是互利雙贏或合作多贏的安全,具有強大的生命力。”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亞太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國前駐越南大使齊建國說。
  除了區域安全,習近平還關註領域安全。今年3月,在荷蘭海牙舉行的第三屆核安全峰會上,習近平首次提出中國的核安全觀,強調發展和安全並重、權利和義務並重、自主和協作並重、治標和治本並重。
  有評論指出,習近平提出世界上第一個核安全觀,不僅在國際矚目下展現了一個負責任大國的擔當,更突顯了現代中國極富前瞻性和建設性的“議程設置能力”。
  中國外交部軍控司司長王群則表示,這是中國夢在國際安全領域的體現,也是中國參與國際安全事務、特別是核領域全球治理的根本出發點。
  “中國版文明觀”主張交流互鑒
  
  “醒獅”為世界和平發展帶來強大正能量
  今年3月,結束第三屆核安全峰會後,習近平此行造訪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。作為該組織成立近70年以來迎來的首位中國元首,習近平首次詳述“中國版文明觀”,提出文明交流互鑒的重要主張。
  習近平在演講中指出,文明是多彩的,人類文明因多樣才有交流互鑒的價值;文明是平等的,人類文明因平等才有交流互鑒的前提;文明是包容的,人類文明因包容才有交流互鑒的動力。
  習近平說,只要秉持包容精神,就不存在什麼“文明衝突”,就可以實現文明和諧。這就是中國人常說的:“蘿蔔青菜,各有所愛。”
  受訪專家認為,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中國在文化、文明層面發出聲音正當其時。
  “中國貢獻給世界的不應當僅僅是各種商品,而應該更多體現我們是人類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。而事實上,中國的悠久歷史和燦爛文化也使得我們具備這樣的條件。”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歐洲研究部主任崔洪建說。
  崔洪建指出,中國的成功意味著文明應該而且可以多樣性,而中國文明觀在政治方面表達的就是發展道路和模式的多樣性。
  有文章認為,中國這隻睡醒了的善良的獅子,作為全球不容忽視的力量,正在並將繼續為世界的和平發展帶來強大的正能量。
   “正確義利觀”別於西方倡導理念
  
  料將深遠影響中國同發展中國家關係
  “‘國不以利為利,以義為利也。’在國際合作中,我們要註重利,更要註重義。”今年7月,在韓國國立首爾大學的演講中,習近平強調要在國際關係中踐行正確義利觀。
  正確義利觀是習近平去年3月訪問非洲時提出的,此後在多個場合有所論述。去年10月召開的新中國首次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上,他強調,要“堅持正確義利觀,有原則、講情誼、講道義,多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”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此次座談會上,習近平還提出了“親、誠、惠、容”的四字周邊外交理念。去年3月,他同樣用4個字“真、實、親、誠”闡述對非關係。
  “在需要的時候,我們還要重義讓利,甚至舍利取義。”在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看來,正確義利觀已成中國外交的一面旗幟,必將對中國與非洲、與發展中國家的關係發展產生深遠影響。
 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金燦榮認為,中國“義利觀”與西方倡導理念的不同之處在於,中國在與某國合作時,非常尊重別國的核心利益,不會幹涉別國內政,而西方經常打著道義和人權的旗幟,與他國合作時附加政治條件。
  在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院長劉德斌看來,中國領導人就外交戰略思想舉起“義”的旗幟,是對“支援”“援助”等外交思想的升華,“我們不想改造世界,也不想樹敵,更願意在‘義利觀’思想指導下與任何一國展開合作。”
   首次釐清“中美新型大國關係”內涵
  
  力避中美掉入“修昔底德陷阱”
  除了上述著眼於多邊、周邊、發展中國家的外交理念,在處理大國關係方面,習近平力主的新型大國關係亦持續受到外界關註。
  事實上,中國官方在上世紀90年代就已提出新型大國關係這一概念。2010年5月,時任國務委員戴秉國提出,中美應“開創全球化時代不同社會制度、文化傳統和發展階段的國家相互尊重、和諧相處、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係”。此後2012年2月,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美時提出,努力把兩國合作伙伴關係塑造成21世紀的新型大國關係。
  去年6月,習近平對美國進行工作訪問,與奧巴馬達成一致,雙方同意共同努力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。習近平首次具體闡述: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內涵是“不衝突、不對抗”“相互尊重”“合作共贏”。
  此後,習近平在多個場合論及中美新型大國關係。其中今年6月,在第六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、第五輪中美人文交流高層磋商聯合開幕式上,他發表題為《努力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》的致辭。在這篇近2800字的講話中,習近平9次提到新型大國關係,顯示對這一外交思想的重視。
  觀察人士指出,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,中美如何相處,避免掉入“修昔底德陷阱”,不僅關乎雙邊,更關乎全人類。傳統新興大國和守成大國猜疑、對抗、衝突的關係模式顯然不適合中美,走出一條新型大國關係之路是中美兩國的必然選擇。
  不久後的11月,奧巴馬將訪問中國,屆時,中美兩國元首如何就進一步推動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進行溝通,值得期待。(完)  (原標題:盤點習近平外交理念:以“中國智慧”處理國際關係)
創作者介紹

不織布

it37itwg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